岳阳城市网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岳阳资讯,内容覆盖岳阳新闻事件、体坛赛事、娱乐时尚、产业资讯、实用信息等,设有新闻、体育、娱乐、财经、科技、房产、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让您全面了解岳阳。

男子身份遭堂舅冒用被吸毒10年妻离子失(图)

2018-02-10 13:37:39 来源: 岳阳城市网 标签: 王涛 王某 吸毒

男子身份遭堂舅冒用被吸毒10年妻离子失(图)男子身份遭堂舅冒用被吸毒10年妻离子失(图)

  02月10日上午,武昌火车站进候车室检票处,乘客王涛和妻子被警察架进值班室,两人被搜身、搜行李、验尿后放行,王涛和妻子站在一旁,检票人员让他俩不要动,随后两名警察赶来,把王涛架进值班室,王涛和妻子被搜身、搜行李、验尿后放行,后该信息于2018年02月被录入吸毒人员数据库,王涛的工作和生活也因此受到严重影响:前妻关系因此恶化、5个月大的胎儿也被打掉,两人离婚;去年02月,驾照因此被吊销,他是陕西安康岚皋县人,其堂舅在四川达州违法犯罪期间冒用其身份接受公安处罚,后该信息被录入吸毒人员数据库,王涛的工作和生活也因此受到严重影响:住旅馆、坐火车都会被验尿;与其前妻关系因此恶化、5个月大的胎儿也被打掉,两人离婚;去年02月,王涛的驾照因此被吊销,他开始找四川警方要求删改该信息,该负责人表示,他们得知该信息错误后,已两次向上级部门提交材料申请修改,但均因需补充材料被退回,最近因政策变动,又需增加证明材料才能提交,“我们错了就是错了,保证在今年02月底前解决这事”,该所负责人表示,他们得知该信息错误后,已两次向上级部门提交材料申请修改,但均因需补充材料被退回,最近因政策变动,又需增加证明材料才能提交,“我们错了就是错了,保证在今年02月前解决这事”

  王某政小学三年级时,母亲离家,虽然家境贫穷,但父亲对王某政非常溺爱,“三年级之后他就不上学了,整天游手好闲”,王涛说,王涛今年30岁,家住陕西省岚皋县滔河镇泥坪村,王某政是王涛姥爷的弟弟的儿子,比王涛小1个月,因王涛的父亲是上门女婿,所以王涛和王某政一起长大,关系亲密,之后,包括王涛在内,宿舍里多人共几十元钱不见了,“我问过是不是他拿的,他没承认也没否认”,王涛小学毕业后到滔河镇中学继续读书,住在20多人的宿舍里,有一次周五王某政到学校找王涛玩,住了一夜,次日一早就走了,之后,包括王涛在内的多名宿舍内学生的共几十元钱不见了,“我问过是不是他拿的,他没承认也没否认”,两年后的2018年,王涛回到老家,此时他已从普通工人升为车间主任,用上2000多元的三星手机。

  2年后的2018年,王涛回到老家,此时他已从普通工人升为车间主任,用上2000多元的三星手机,而王某政却仍在家无事可做,便跟王涛一同去昆山打工,“车间里温度很高,工人需要带着护具工作,王某政表现不错,工作5个月后,工资从最初的800元涨到1200元”,王涛没想到,他以后的命运会因此改变,王涛2018年02月10日,工厂放假,老板带着包括王某政、王涛在内的5、6个工人一起去上海外滩玩,当晚,王某政和王涛睡在同一间房,次日一早,王涛醒来后发现王某政已不见踪影,“我的钱包也不见了,里面有2000多元的现金,还有我的身份证和银行卡,次日一早,王涛发现王某政已不见踪影,“我的钱包也不见了,里面有2000多元的现金以及身份证和银行卡,这一年,因工厂出现变故,王涛也回家了。

  这一年,因工厂出现变故,王涛回了家,奇怪的是,服役期间,家中收到的一封逮捕通知书,王涛成为一名“吸毒人员”,当年02月,他前往新疆阿克苏,成为一名武警,“你在不在部队?”“在啊,2服兵役期间“被逮捕”据王涛的母亲王女士介绍,2018年的一天她收到封信,“信封是手写的,从四川达州寄来,信上说王涛因吸毒被逮捕了。

  他当时就想到了可能是王某政吸毒被抓了,但他没放在心上,“我当时在部队,很明显不是我,我也没太在意”,“你在不在部队?”“在啊,“信里写的是我在达州吸毒抢劫,经检察院批准逮捕”,王涛说,他立即到派出所找到时任所长蔡斌,“蔡斌说我人在家里,没有吸毒,派出所可以为我作证”,2018年初,王涛退伍回家后不久,邮递员再次送来了一封装有逮捕通知书的信,之后,他把收到的逮捕证交给了当地派出所。

  “只有王某政清楚我的详细家庭住址、家庭成员姓名,他又偷走了我的身份证,十有八九就是他,但派出所说没事,我也没放在心上”,2018年,父亲吴明地再次收到一封强制戒毒通知书,称王涛被强制戒毒2年,“检察院批准逮捕,在达州戒毒所强制戒毒2年”,但此前王涛一直在内蒙古包头市新建乡的一位亲戚的铁矿内开挖掘机,2018年,泥坪村村委会又收到了王涛的第3封逮捕通知书,但当时王涛及其父亲远在内蒙古包头市工地开挖掘机,村干部夏泽斌给王涛打电话问他是什么情况,并通过其他人确认王涛所在地点,这一年,他与经人介绍已认识两年的重庆开县女孩曾某结婚,此前,王涛一直在内蒙古包头市新建乡一位亲戚的铁矿内开挖掘机。

  有一次两人去重庆市游玩,在宾馆入住后警察破门而入,对两人做尿检,这一年,他与已认识两年的重庆开县女孩曾某结婚,后来,曾某家人也知道了此事,岳母对他的怀疑最深,王涛反复解释也没用,“他们的意思是,如果我没吸毒,警察为什么会查我?我说你们不信的话可以去查”,有一次两人去重庆市游玩,在宾馆入住后警察破门而入,对两人做尿检,王涛的母亲王女士称,他们家人曾多次向曾家解释,但对方始终不相信他们的说法。

  后来,曾某家人也知道了此事,岳母对他的怀疑最深,王涛反复解释也没用,“他们的意思是,如果我没吸毒,警察为什么会查我?我说你们不信的话可以去查”,2018年02月,王涛和曾某办理离婚手续,两人此后断了联系,王涛的母亲王女士称,他们家人曾多次向曾家解释,但对方始终不相信他们的说法,9年未见,王涛发现王某政的头发都快谢顶了,面色蜡黄,嘴唇没有血色,整个人一点儿精神都没有,无精打采的,2018年02月,王涛和曾某办理离婚手续,两人此后断了联系。

  次日一早,王某政并没和其他人一起到长辈家中拜年,而是把自己关在屋子里,这个身份给王涛带来的麻烦在一步步显现,聊天时,王某政主动提起2018年02月10日在上海的不告而别,“他告诉我他拿我钱包了,我说我知道是你拿的,但进候车室验票刷身份证时,工作人员没有让他进站,两名穿着警服的警察面色威严地向他走来,“两个人都不说话,一人站一边儿,架起我的胳膊就带着我走”,王涛说,他心里非常紧张,连问“你们要干吗”,警察说“例行检查”,把他带进站内值班室,刚到重庆时,王某政身上有将近3000块钱,其中2000是王涛钱包里的的,这些钱没多久就花光了。

  王涛说,“我很纳闷,不知道什么情况,这么多旅客为什么只对我这样?”他安慰自己,“反正我也没有犯法,警察检查也不怕”,之后,王某政辗转来到四川达州,先后因吸毒、抢劫等被达州警方逮捕,这次是在重庆万州,朋友的父亲过生日,他用自己的身份证在酒店帮朋友订桌子,但刚刷身份证没多久,6位民警就来到酒店,用手铐铐住王涛的双手,把他带到派出所,“我在警车上戴着手铐,左右都是警察,心里隐约感觉这些可能和我舅舅王某政有关”王某政说的最多的话是“我也没办法,戒不掉毒”,一脸痛苦,眼泪不受控制地掉下来,在派出所的审讯室里,王涛被拷在椅子上,他向警察解释了自己身份证被王某政偷走的来龙去脉。

  王涛心里觉得他可怜,知道他家境困难,不愿意再计较过去的事,他此时已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但因为工程太忙,就未及时处理,但当晚,王某政的毒瘾又犯了,这个月的一天,他正驾车行驶在陕西安康旬阳县内,遇到交警例行检查,交警在查看并扫描他的驾照信息后把他带到值班室,暂扣其驾照的同时对他尿检,理由同样是因为系统显示他是吸毒人员,大年初三,王某政又离家去了达州。

  但15天后,王涛再次来到该交警大队,却被告知其驾驶证已被吊销,原因仍是因为系统显示他是吸毒人员,刚开始还行,但几天后王某政的毒瘾再次发作,偷偷回了达州,几天后又回到开县,“他说自己非常想戒毒,我说可以腾出工地的一间地下室给他,如果他再发毒瘾可以把他关在里面,他说可以”,王涛说,他常年在外奔波,驾照吊销后,对生活造成的不便迫使他寻求解决问题的方法,“被吸毒”屡遭尿检据介绍,王涛吸毒的信息在2018年02月10日录入系统后,岚皋县滔河镇派出所曾多次对王涛进行尿检,并找村干部了解情况,每次都会将王涛非吸毒人员的结论上报,得到的反馈是该信息只能由录入单位删改,县公安局工作人员称,公安系统内的王涛吸毒等违法犯罪信息系由四川达州通川公安分局经办。

  2018年在重庆工作一段时间后,他又去昆山找工作,并于02月底的一天,到昆山火车站准备坐火车回安康老家,王涛回忆,朝阳派出所接待他的警员称,将尽力解决此事,“说最好的情况是能抓到王某政,由他本人亲口供认冒用我身份的事实,希望我帮助提供线索”,警察详细询问了他的个人信息,对他搜身、搜行李,之后要求他配合做尿检,王涛到了之后又做了尿检,并打印了一份更改错误信息的申请书,说明事情经过,并留下身份证复印件,这么多旅客为什么只对我这样?”他安慰自己,“反正我也没有犯法,警察检查也不怕”

  但半个月后,陈警官又给王涛打电话说申请书需要手写,这次是在重庆万州,朋友的父亲过生日,他用自己的身份证在酒店帮朋友订桌子,但刚刷身份证没多久,6位民警就来到酒店,用手铐拷住王涛的双手,把他带到派出所,“我在警车上带着手铐,左右都是警察,心里隐约感觉这些可能和我舅舅王某政有关”,王涛说,此后,他几乎每个月都会打电话确认办事进展,对方均回复,正在办理,警方随后对王涛进行了验尿、验血等检查,在确认无阳性反应后,将王涛释放,“这次耗了将近半天的时间,我临走的时候警察说,我这个事麻烦了,我在公安系统内是‘吸毒潜逃’人员”,王涛称,有了这份证明之后,他曾在武昌入住宾馆,警察又一次上门检查时,王涛拿出了证明,警察没再让他做尿检。

  驾照遭吊销后找警方反映但2018年02月,他的驾照又被吊销了,5吸毒堂舅承认冒用外甥身份2018年02月10日分别后,王涛再一次见到王某政,是在2018年大年初一上午,王涛又一次向交警解释了事情的原委,但对方表示要再做调查,请他15天之后再来取驾照,此时,王某政刚从戒毒所出来,在腊月三十回到家中,王涛终于坐不住了。

  上午,王涛到王某政家,喊他到自己家吃饭,得知驾照被吊销后,王涛立即回到老家,找到本地村委会、派出所、岚皋县公安反映问题,县公安局工作人员称,公安系统内的王涛吸毒等违法犯罪信息系由四川达州通川公安分局经办,王某政说,自己不想在昆山做了,所以想换个环境,那天离开王涛后,直接坐火车去了重庆万州,王涛回忆,朝阳派出所接待他的警员称,将尽力解决此事,“说最好的情况是能抓到王某政,由他本人亲口供认冒用我身份的事实,希望我帮助提供线索”,王某政在火车站附近认识了几个混混,跟着他们行窃并逐渐染上毒瘾,“他平常就和混混们在火车站偷过路人的钱包,偷到钱之后就去歌厅里玩,一开始吃摇头丸,后来又碰海洛因。

  王涛到了之后又做了尿检,并打印了一份更改错误信息的申请书,说明事情经过,并留下身份证复印件,之后,王某政辗转来到四川达州,先后因吸毒、抢劫等被达州警方逮捕,但半个月后,陈警官又给王涛打电话说申请书需要手写,王某政说得最多的话是“我也没办法,戒不掉毒”,一脸痛苦,眼泪不受控制地掉下来,此后,他几乎每个月都会打电话确认办事进展,对方均回复,正在办理。

  王涛心里觉得他可怜,知道他家境困难,不愿意再计较过去的事,情况说明王涛称,有了这份证明之后,他曾在武昌入住宾馆,警察又一次上门检查时,王涛拿出了证明,警察没再让他做尿检,但当晚,王某政的毒瘾又犯了”警方承诺02月底前解决02月10日,达州通川公安分局朝阳派出所的一名所长及一名副所长来到王涛老家安康市岚皋县滔河镇的派出所,找王涛及泥坪村村委会干部、两名村民做笔录,村委会出具王涛无犯罪记录的证明,加盖滔河镇政府、派出所的公章,交给朝阳派出所一方,大年初三,王某政又离家去了达州。

  朝阳派出所所长对前街一号记者(微信号:qianjieyihao)表示,该所在王涛于2018年去反映他的吸毒信息错误的情况后,已经立即开始准备材料上报,不久抓到了王某政,也对其做了笔录问了材料,其承认了冒用王涛的信息,“我们就根据当时的规定要求,把我们掌握的材料上报到区公安分局缉毒大队,又报到市公安局禁毒支队,之后再上报到省公安厅、公安部”,刚开始还行,但几天后王某政的毒瘾再次发作,偷偷回了达州,几天后又回到开县,“他说自己非常想戒毒,我说可以腾出工地的一间地下室给他,如果他再发毒瘾可以把他关在里面,他说可以,他表示,朝阳派出所也知道这件事给王涛的生活带来很大影响,但事情发生的原因不仅有公安民警的失误,还有他的身份证信息被他舅舅冒用,他舅舅能准确说出王涛的身份证号、家庭住址、家庭成员信息等关键信息,“再加上当时的信息核查手段不发达,一代身份证照片不够清晰,导致民警在核查王某政的身份时出了问题”,但几天后,王某政再次不辞而别,手机也联系不上他,只能通过QQ联系,“我找他他都不理我,只有他想联系我的时候才能和他联系上”,他称,该所在办理此事的同时,公安部出台新规,要求全国各地在今年02月底前核查清理改正类似错误信息,“局里领导也非常重视这件事,指示我们尽快落实处理,前段时间忙完两会的安保后,我们就立即过来了,目的就是尽快解决这件事,错了就是错了,但这不是立即就能解决的事,需要时间,肯定能在02月底前解决好”,与前妻关系恶化、胎儿被打掉的事发生后,他最生气的是自己的堂舅冒用自己的身份,当时也不知道到底是哪个单位录入的他的吸毒信息

通讯推荐阅读